煤化客傾力打造的煤化工領域大數據平臺

登錄  |  注冊 網站導航

快訊:
專題專欄
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20年之啟示
作者:中國化工報社產業發展研究中心 來源:中國化工報 瀏覽次數:597次 更新時間:2019-07-02

  自1998年原國家計委批復《榆林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設規劃》以來,到2018年,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已走過20年的光輝歷程。經過20年的不懈努力,榆林經濟社會發生了兩大歷史性飛躍:一是經濟突飛猛進,顯著快于全國及陜西省同期增長,一舉甩掉貧困落后地區的帽子,躋身陜西省經濟強市和“火車頭”行列;二是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社會民生事業也同步飛躍,尤其是生態環境并沒有因為能源化工產業大發展而退步惡化,反而實現了巨大的改善提升。

  榆林20年的實踐向世人昭示: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路子是正確的,能源化工產業發展有著光明的前景。系統梳理和剖析榆林實踐的歷程、經驗及其帶來的啟示,對于國家能源和化工“十四五”規劃的科學制定,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和參考價值。為此,中國化工報社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借能源化工“金三角”產業協同發展大型專題調研走進榆林之機,在系統了解當地能源化工產業歷史沿革、發展現狀、前景規劃等情況的基礎上,特推出此報告。

  經濟建設提供范本

  1998~2018年榆林煤炭產量增長 

  榆林市地處陜北,位于毛烏素沙漠的邊緣,處在黃土高原與沙漠的過渡地帶。這里曾經是一片貧瘠苦寒之地,如果把時間拉回到30年前,這里就是一片被世人遺忘的角落,“貧瘠黃土不養人,黃沙漫天遮日月”曾經是這里的真實寫照。

  而如今,榆林已經一躍成為陜西省第二經濟強市、陜北明珠之城、國家能源化工“金三角”重要一極,實現了天翻地覆的巨變。只要與煤沾邊,無論是煤礦開采、運銷貿易還是煤電、煤化工、焦炭、電石等產業,無人不知曉大榆林——這個被譽為中國“科威特”的地方。

  在中國西部地區,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中國改革開放40年砥礪奮進和落后地區減貧脫困事業的生動范本,沒有比榆林更合適的了。故此,我們說榆林用短短二三十年時間創造了一個人間偉業。

  20年何以能爆發出如此驚人的能量和增長奇跡?應該說,以煤為主的資源是催化劑。1984年,我國在陜北發現世界級特大型煤田神府煤田,埋藏在榆林地下億萬年的巨大資源寶庫得以展現人間;1986年,神府煤田大規模開發正式啟動;1990年,煤炭工業初步成為榆林市的經濟支柱產業;1996年,現代化大型煤礦大柳塔煤礦率先投產;1998年,原國家計委批復《榆林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設規劃》,榆林成為當時全國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國家級能源化工基地,奠定了陜北能源化工基地的雛形。1998~2018年,全國GDP增長了10.57倍、財政收入增長18.57倍、消費品零售額增長了12.11倍、農民人均收入增長6.76倍。相比之下,榆林這4項指標分別增長了60.6倍、90.02倍、25.74倍、11.39倍,遠高于全國同期增幅。

  經過這20年的奮斗,榆林市實現了從基本溫飽邁向全面小康的歷史性轉變,人民生活水平得到顯著提高,榆林也從籍籍無名的荒蠻之地一躍上榜“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其中神木、府谷還連續多年位列中國百強縣(市)名單,神木成為我國西北首個生產總值超過千億元的縣級市,成為廣袤的大西北地區貴乎稀有的“財富”與“富庶”的名片。

  此后的20年間,榆林市資源勘探開發便進入了快車道,增長之勢風馳電掣。截至目前,榆林市已發現8大類48種礦產,煤油氣鹽資源富集一地,最新煤炭預測儲量2800億噸、天然氣6萬億立方米、石油10億噸、巖鹽1萬億噸以上,已探明礦產資源潛在價值超過46萬億元,相當于每平方千米地下蘊藏著10億元的資源財富,被外界譽稱為中國的“科威特”,成為21世紀中國重要的能源接續地。

  煤炭尤其是榆林資源的名片。榆林煤不僅儲量豐富,且具有低灰、低硫、低磷,高發熱量等特點,有害元素氟、氯、砷含量特低,是我國優質潔凈動力煤和化工原料煤。從1998年的年產量1688萬噸,到2018年產量達到4.56億噸,20年間,榆林煤炭產量增長了27倍,榆林煤占到全國煤炭產量的1/8,成為國家至為重要的資源寶庫和能源化工“金三角”重要一極。

  依托當地豐富的油氣煤鹽資源和相對豐富的水資源,進入新世紀,陜西省拉開了榆林煤炭就地轉化加工利用新的序幕,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迎來新的里程碑。2003年3月,陜西省委、省政府在榆林召開了“推行三個轉化,加快陜北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設”工作會議,堅定而明確地提出了“煤向電轉化、煤電向載能工業品轉化、煤油氣鹽向化工產品轉化”的“三個轉化”戰略,確立了新的歷史時期陜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基本思路和發展方向。此后,以煤為基,煤電、煤化工、電石、氯堿、硅鐵等加工轉化型產業蓬勃發展起來,在資源開采和資源加工雙引擎的“加持”下,榆林發展之勢更加迅猛。

  進入新時代,隨著內外環境的重大變化,榆林市再一次校準發展航向,呼應高質量發展的滾滾洪流,提出了建設“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陜甘寧蒙最具影響力城市”和“黃土高原生態文明示范區”三大新目標。榆林,又一次站在新的起點上,描繪新藍圖,再創新輝煌。

  生態改善突飛猛進

  在經濟建設、產業發展取得偉大成就的同時,榆林的民生事業也沒有拖后腿,尤其是環境生態并沒有因為能源化工大發展而遭受破壞,反而是從二三十年前的黃沙滿天飛、地上少綠顏,蛻變成了天藍、水碧、蔥蘢、宜居的北國綠洲。

  榆林市位于陜西省最北部,地處毛烏素沙地南緣與黃土高原過渡地帶,總面積4.36萬平方千米,約占陜西省21%,居陜西省10個地級市之首;總人口342萬人,約占陜西省8.8%,是非常典型的地廣人稀地區。榆林屬于干旱半干旱大陸性季風氣候,降雨量較少,其他水資源也并不充沛。

  歷史上由于長期的人為和氣候原因,70年前,流沙南侵導致榆林市林木覆蓋率一度只有0.9%,390萬畝牧場沙化、鹽漬化、退化嚴重,沙區6個城鎮412個村莊被風沙侵襲壓埋,形成了沙進人退的被動局面。榆林南部的黃土丘陵溝壑區水土流失也十分嚴重,每年因水土流失輸入黃河泥沙高達5.3億噸。這一時期,榆林城曾被迫三次南遷,“山高盡禿頭,灘地無樹林。黃沙滾滾流,十耕九不收”曾是陜北大地和人民生活的真實寫照。

  新中國成立后,榆林市開展了大規模“北治沙、南治土”的治沙造林運動,實現了由“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由荒山禿嶺到綠滿山川的歷史性飛躍。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國家啟動了“三北”防護體系建設工程,榆林被列為重點區域,推動治沙造林社會化發展。

  1984年,神府煤田甫一面世,1985年胡耀邦總書記就親臨神府煤田視察。他殷殷囑托:“要放手讓群眾搞煤炭,你們陜北要把地下的黑色寶庫挖出來,把地上的綠色寶庫建起來。”預見到能源化工產業在當地即將迎來的蓬勃發展,“兩個寶庫”要同步建設的囑托無疑是極富前瞻性的。

  此后,資源大規模開發與生態環境改善同步推進,榆林經濟、社會、民生事業實現了快速發展和協同進步。能源化工項目建設運營實行嚴格的高標準管控,把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破壞降到最低限度。與此同時,能源化工大發展讓榆林的財源和財力大增,反哺激勵生態環境改善提升的能力大大增強,從而形成了良性的循環。1995年,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執行秘書迪亞洛來榆林考察,評價榆林治沙“具有世界意義和價值”。

  進入新世紀,隨著經濟的快速騰飛,榆林防沙治沙、水土治理、大氣環境治理實現了新飛躍。“十二五”期間,全市投入資金28億元開展了“三年植綠大行動”,在北部沙區建設百萬畝林木基地,在全市推廣栽植經濟林新品種,實現經濟、社會、生態三大效益共同提高。另外還打造了多片規模在5萬~10萬畝的大型防沙治沙示范點,成為生態環境治理的新典型。

  黨的十八大以來,榆林林木覆蓋率大幅提高到33%,榆林境內的毛烏素沙地全部被林草所覆蓋,讓陜西的綠色版圖向北延伸了400千米。森林資源增加,生態環境持續好轉,榆林地區的生物多樣性指數也顯著提高。此外,林業治污減霾、碳匯釋氧功能顯著增強,生產生活環境明顯改善,空氣質量明顯變好,歷史上頻頻光顧肆虐陜北地區的“老黃風”(沙塵暴)逐漸成為歷史的記憶。據榆林市氣象局數據顯示,2000~2018年,榆林市沙塵天氣呈現明顯減少趨勢,2014年以后沙塵暴幾乎再也沒有發生過,城鄉人居環境得到了極大改善。

  70年來,榆林市共治理沙化面積2.44萬平方千米,境內860萬畝流沙全部得到固定或半固定,營造出2157萬畝的林海,率先在全國實現由“整體惡化”向“整體好轉、局部良性循環”的歷史性轉變,使陜西成為我國第一個完全“拴牢”流動沙地的省份,創造出屬于中國乃至世界的綠色奇跡和治沙典范。

  “十三五”期間,榆林以“林業建設五年大提升”為主線,以創建國家級森林城市為目標,構筑生態安全屏障,進一步提升生態文明程度,5年計劃營造林410萬畝,到2020年全市林木保存面積達到2400萬畝,林木覆蓋率提高到36%以上,林木蓄積量增加到730萬立方米;濕地保有量穩定在69萬畝以上。未來的榆林,且行且靚麗。

  榆林70年的治沙史,與20年的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史交織在一起。而恰恰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20年,是榆林治沙成效和生態環境改善成果最豐碩的時期,這是很有啟示意義的。資源大規模開發和轉化加工產業的快速發展,雖然確實帶來了采空區地面塌陷、地下水位下降、水資源緊張矛盾加劇、碳排放增加、固體廢渣堆積等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但總體來說,它對榆林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工程建設是支持者、貢獻者、動力源,這是毋庸置疑的。

  煤炭轉化“煉金術”崛起

  煤炭轉化深加工說起來容易,但要實現卻并非易事。煤炭與石油,都來源于古生物體的遺存,成分相近,都以碳氫化合物為主。但相對而言,煤炭的成分更為復雜,重組分更為集中,深加工的難度自然也更大。正因如此,自近代工業革命以來,很多國家都在煤炭轉化深加工方面進行了探索試驗,僅一個煤制油,就先后有近20個國家投身其中。但最終,在與石油化工的長期綜合比較之下,煤炭除了發電,其他的轉化深加工途徑都因高能耗、高污染、高成本、低經濟性而未能獲得產業化。故而在國際上,石油化工長期一統天下,截至目前只有南非沙索公司在煤炭液化領域闖出了一條商業化“活路”,算是碩果僅存,煤化工進入漫長的塵封期。

  是中國的堅守,才讓煤炭轉化深加工的“煉金術”真正重獲生機。從煤氣化制合成氨起步,經過60多年的持續創新探索,中國煤化工產業已成功登頂世界之巔,無論是產業體系、技術裝備體系、工程體系還是人才體系都已經領跑世界,煤炭清潔高效轉化成高附加值能源化工產品的獨特價值和光明前景,現在已經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榆林“三個轉化”戰略才有了堅實的依托。榆林資源組合得天獨厚,發展煤炭深加工產業、建設世界級能源化工基地有著很好的基礎條件。

  1994年,陜西省政府批準成立神府經濟開發區(現在的榆神工業區),成為陜北第一個經濟開發區,經過20多年的發展,榆林市共發展形成能源化工類產業園區近10個,其中包括榆神工業區和榆橫工業區兩大國家級園區,以及靖邊能化園區、錦界工業園區、麻黃梁工業區、府谷煤電化區、榆佳工業園區等多個省級和市級產業園區。園區化發展成為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寶貴經驗。

  大企業、大項目引領是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另一重要經驗。20年來,榆林累計開工了175個重大項目,總投資達到8000億元,國內涉煤央企和地方國企幾乎悉數搶灘榆林布局重大項目,煤制油(包括煤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煤制氣、煤制烯烴、煤制芳烴、煤制乙二醇、煤制乙醇、煤制高端化學品等所有實現了產業化的現代煤化工工藝路線,以及MTO和DMTO技術、CCSI技術、高低溫費托合成集成技術、FMTA技術、粉煤中低溫快速熱解技術、DMTA技術等世界領先甚至世界首創的革新技術,都在榆林實現產業化落地。這是全國絕無僅有的,彰顯了產業發展的蓬勃之勢,也顯示了榆林能源化工產業發展的優越條件和美好前景得到了業界的一致認同。

  目前,榆林能源化工項目建設依然風頭正勁,在建、擬建項目累計投資額達萬億元之巨,投資方向也進一步豐富。作為一片投資的熱土,榆林有望持續引領中國能源化工產業的發展,成為觀測中國現代煤化工發展的窗口與風向標。

  按照榆林市2018年確立的“12363”煤化工產業高端化發展新戰略,該市將推動現代煤化工與石油化工、鹽化工、新能源產業協同發展,重點打造煤炭分質利用、煤制甲醇—烯烴及下游、煤制芳烴—乙二醇—聚酯、煤制油、煤基高端化工、氯堿等六大產業鏈, 開啟現代煤化工產業高端化、精細化、差異化發展的新篇章。今年,榆林市又啟動了《榆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總體規劃》的編制工作,將持續把煤炭的“三個轉化”和基地化、高端化、綠色化工作引向深入,進一步提升煤炭“煉金術”的水平。榆林新征程,將持續吸引世界的目光。

  榆林實踐帶來啟示

  歷史是走出來的篇章,歷史的啟示必須得到尊重與重視。常言道,實踐出真知,事實勝于雄辯。那么,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走過的輝煌20年,其偉大實踐究竟能給我們帶來哪些重要啟示呢?

  啟示之一,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路子是完全正確的。能源化工產業大規模開發建設20年間,榆林GDP增長了60.6倍,從掙扎在溫飽線上一躍成為西部地區率先實現全面小康的典范;環境生態同步實現了極大改善,從黃沙滿天飛、地上少綠顏,蛻變成了天藍、水碧、蔥蘢、宜居的北國綠洲。這足以雄辯地證明,國家在榆林建設能源化工基地的戰略決策是正確的,20年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也探索出了豐富且寶貴的經驗。

  能源化工產業大發展并不意味著污染和破壞,而是完全可以與生態環境的保護提升實現互利共贏、互為促進。34年前胡耀邦總書記視察神府煤田時建設好“兩個寶庫”的殷殷囑托,得到了貫徹落實,實現了最初夢想。這一經驗同樣極為寶貴,對在中國走出一條煤炭就近轉化、精深加工利用的傳統能源革命新道路,具有開天辟地的重大意義。

  啟示之二,發展中存在和出現的問題,都能夠在進一步發展中得到解決。發展的過程其實也就是不斷解決問題、破除矛盾的過程,榆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20年間,解決了產業與生態如何協同、煤炭如何安全高效采出、“黑炭”如何變“白金”等一系列的重大瓶頸問題,建成了國內一流的能源化工基地和較為完整的產業體系。據此,我們也完全可以并且應該相信,當前榆林向國際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新跨越過程中所面臨的新問題、新矛盾,同樣可以在今后的發展中得到一一破解。

  以發展的前進的眼光看世界,總是更多地看到希望。當前國內外能源化工領域的技術創新非常活躍,理念迭代進步也很迅速,產業發展面臨的精細化技術障礙、水資源短缺、碳排放增加、廢水處理回用、廢渣資源化利用乃至人才、資金、物流、市場等瓶頸問題,風物長宜放眼量,假以時日相信都將變得有解。

  啟示之三,能源化工產業發展和基地化建設的前景是光明的。繼榆林之后,中西部多個富煤省份也相繼拉開了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序幕,“規模化、大型化、一體化、基地化”發展趨勢形成并持續得到強化。截至目前,以能源化工“金三角”(榆林—寧東—鄂爾多斯)為核心,外加山西、新疆、山東等第一梯隊和貴州、安徽、甘肅等第二梯隊的中國現代煤化工“夢之隊”已經形成。

  從國家層面來看,政策對現代煤化工等產業一直高標準、嚴要求,堅持審慎穩妥的基調。經過長期的示范和升級示范,現代煤化工的發展加快走向成熟。“十四五”時期,國家政策有望做出重要調整,支持與護航產業加快高質量發展的探索闖關,在確保國家能源安全和原材料供應安全中發揮更大作用。

  從產業自身條件來看,煤化工在中國相對石油化工不僅有成本優勢,而且原料完全自主,技術裝備體系也完全自立自主。現代煤化工自下而上發展壯大而來,基礎非常扎實,基本沒有歷史遺留問題和重大內外部風險隱患。這些因素決定了,現代煤化工在中國有著光明的前景,世界一流能源化工基地建設來日方長、前途無量。

王者足球电子游艺